快捷搜索:

今年的车企发债队伍十分庞大

  亿欧&分析师,微信:2785550540(添加请备注公司、职位和姓名)。

  《商界》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车企内部还是4S店等主要渠道,“活下去”已经成为行业内今年乃至未来几年的共同目标。

  以1984年中德合资成立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为端,中国的乘用车制造业经历了30多年从无到有的高速奔跑,到2017年达到2471.83万辆的销量顶峰,并在此后进入了下行通道。这是年轻的中国汽车产业从未经历过的,也是汽车行业从业者们从未经历过的。

  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,从政策和企业到渠道和产品,汽车产业链条上的每一环都面临着不确定性。这种不确定性汇聚成的风暴,可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  尽管新能源汽车普及的时间表上,燃油车退出市场还有好几年,但刘哲总觉得买了燃油车以后会很麻烦。他又看了几款混动车,但价格的差距让他心生顾虑。

  刘哲最后放弃了买车的念头,决定等过几年结婚生子,私家车成为刚需时再出手。

  就在刘哲放弃买车几天后,他的朋友冯杨天“喜提”一辆捷豹F-TYPE双门轿跑车。这款官方指导价58万元的车,冯杨天只花了40万出头,这几乎相当于二手车的价格了。

  冯杨天告诉记者,这是一辆“国五”( 国家第五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,以下简称“国五”)车,早在他购买之前两个月,这辆车就已经“完成”交易,开好销售发票并上好了牌照。

  根据上海市的相关规定,一台“国五”新车想要注册登记沪牌,必须在今年7月1日前完成发票开具,否则就只能上外地牌照。

  2016年底,国家生态环境部对外发布《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(中国第六阶段)》。文件中明确指出自2020年7月1日起,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该标准要求。“国五”标准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的时间是2018年1月1日,到2020年7月1日,“国五”与“国六”标准之间的官方间隔只有30个月。

 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《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《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》等文件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上海、江苏、 浙江、安徽、陕西、内蒙古部分城市、广东、重庆、四川、海南等省市及自治区,都在今年提前进入了“国六”时代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上述地区的汽车渠道,必须要在Deadline之前把所有“国五”库存车售出。路虎、捷豹、凯迪拉克和阿尔法罗密欧等小众豪华品牌,由于流通性稍差,面临着最大的去库存压力,今年上半年甚至出现了“七折虎八折豹、五六折的阿尔法罗密欧”的情况。

  从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(汽车行业常用指标,其基本公式是用期末整车库存除以当期销售额)可以看出,就在“国六”标准提前执行的6月份,整个行业的库存指数终于再次降到了1.5的警戒线月至今,该系数只有两个月处在警戒线以下,去年更是全年“超标”,可以想见近两年的汽车行业是多么艰难。

  退补政策开始执行的7、8月份,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分别下降4.7% 和15.8%。

  中国的新能源补贴始于2009年。当年,国家下发《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文件,首次提出新能源汽车发展目标,并启动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,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给予补贴。

  由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全球来说,发展尚不成熟,不具备规模效应和经济性,所以行业依赖政策补贴,一直是各国的通行法则。有数据显示,仅在2013年-2017年的5年内,中国对新能源汽车销售直接补贴总额达到150亿美元。但近几年来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速,一些问题也随之显现。有些企业为了补贴而造车,忽视产品的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落地,“PPT造车”屡见不鲜。

  以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品牌为代表的新造车势力,在2018年轰轰烈烈地展开交付竞赛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公开放线万辆,但根据一份由保险数据整理的销量来看,小鹏汽车最终的交付数量离1万辆相距甚远。

  蔚来多次出现车辆自燃的情况,今年总共卖掉的1万多辆车中,有近5000辆因为电池问题被召回。量产不顺和高昂的成本也让这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十分尴尬。

  蔚来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,2019Q2公司净亏损4.79亿美元,仅实现营收2.2亿美元。更致命的是,本季末蔚来在银行的存款只有5.03亿美元,大概只够亏三个多月了。

  为了“减负”,蔚来已经解雇了至少2000名员工,关闭了位于硅谷的一家办事处,卖掉了自己的Formula E赛车队,也放弃了自建工厂的计划。

  在今年7月份正式上市了2020款G3,补贴后售价为14.38万-19.68万元,与2019款G3新老款同售。2020款G3拥有比老款G3更长的续航里程,但部分车型售价比老款G3售价更低,引发了众多消费者不满。

  要知道,蔚来和小鹏已经属于新造车势力的第一梯队。由此可见,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一点都不乐观。

  记者咨询了几位行业相关人士得知,插电混动车的售价普遍比同车型的燃油版贵数万元,这一部分的购车成本要开好几年才省得出来,对一般消费者吸引力不大。纯电动车型大部分都被用做网约车和出租车,私家车很少。退补贴政策出台后,确实对这一块市场影响很大。

  其中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:“纯电动之前有补贴嘛,十多万就可以落地,跑网约车的利润空间比燃油车大很多,而且新能源牌照不限行。续航这块的话,早上开出来,中午充电的时候吃饭,晚饭点刚好再充一次,基本能满足一天的续航。”纯电动完美匹配了网约车的使用场景,可以做到扬长避短。而一些城市也看到了这一趋势,出台了鼓励纯电动车的停车收费减免、不限行不限号等相关政策,并大规模落地充电站。

  目前,包括深圳、东莞、大连、沈阳等城市已经出台明确规定,新增网约车必须为纯电动。

  记者走访了重庆汽博中心附近的数家4S店后发现,目前市场上,日系合资品牌的中档车和德系品牌的豪华车更受消费者青睐。

  吉利汽车上半年净利润40.09亿元,同比下滑40%;长城汽车上半年净利润为15.17亿元,同比下滑58.95%;长安汽车上半年净利润-22.4亿元,同比下滑239.2%,亏损幅度创下历史新高。

  首先是自主品牌带起的SUV热逐渐消退,以哈弗为代表的自主品牌SUV销量出现下滑;其次是合资车和进口车价格的下探,也让自主品牌的性价比优势不再明显;最后是一二线城市的汽车市场趋于饱和,很多人在选择换车或者购置第二辆车时不再考虑自主品牌。

  与往年相比,今年的车企发债队伍十分庞大,除了“常客”比亚迪外,今年年初,长城汽车注册了40亿元的发债额度,目前已使用20亿元;而前两年同期并未发债的吉利,也在今年发行了60亿元的债券。甚至连十余年没有发行过债券的龙头老大上汽集团,也计划发债200亿元。

  据第三方平台wind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8月中,国内车企发债总额已达664亿元,超过去年全年的发债总额660亿元。

  长安汽车9月26日晚间公告,宣布与福特汽车公司在重庆签署深化战略合作协议,并发布长安福特加速计划。

  根据计划,未来三年,长安福特将投放至少18款新车型,首款林肯品牌SUV车型年内在长安福特投产,明年全新福特探险者也将进行国产;加速针对中国客户的产品研发和测试能力,成立长安福特研究院;加速福特品牌和林肯品牌新车型的国产化进程,并为未来新能源车型国产化做准备。

  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李瑞峰则表示,要由原来单一追求销量,转向对全价值链的深度挖掘。

  9月11日,许家印率高管团队赴法兰克福车展,考察世界顶级汽车工程技术公司和零部件供应商。

  回国之后,许家印马上在深圳恒大总部举行了签约仪式。根据计划,恒大将携手FEV集团、德国EDAG集团、奥地利AVL集团等多家汽车工程技术领域龙头企业,同步研发15款新车型,覆盖顶级型、超豪华型、豪华型、尊享型、舒适型、经典型等全系列产品。

  除了并购和合作,恒大也在积极布局其生产基地。有媒体统计,仅2019年,恒大汽车业务板块公司就拿了736万平方米土地,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,这些地块分布在在广州、上海、天津、沈阳等城市。

  因此也有质疑的声音,恒大布局汽车是否是为了圈地?今年6月底,恒大在天津工厂下线并不对公众销售,在恒大内部,这款车的“纪念意义”也甚过实际销售意义。但至少,恒大已经小小地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
  恒大会不会在国内并购一家有整车制造能力的车企?除了恒大,是否会有更多转型心切的房企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?这些事件发生的概率恐怕都不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